字幕网资源app

看着自己的手穿进江临的胸膛,女子银白色的眼眸微微颤动,面纱下的樱唇微张,可是却又缓缓闭上,两道的泪水从女子的眼角悄然滑下

不过意识逐渐丧失、眼前一片黑的江临已经看不清楚女子的神情,只是隐隐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落在自己的额头。

但是又是这熟悉的感觉

卧槽,又要死了

虽然死了很多次,但是还是好痛

这次死了之后,到时候得看看系统有么有什么可以降低疼痛的药丸或者是功法什么的了。

要不然以后再死的话,还是这么痛,这谁顶得住啊。

等等

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

对啊!

系统让自己说的台词还没说呢!

不会吧!这么坑爹的吗?自己好像没有力气要说出口了啊!

教室戴耳机听歌的音乐少女

天啊!这个成就不会就要这么被自己搞没了吧!

自己要白死了?

而且还被这个妹子在自己的身体上连捅了两个洞?

虽然有一个是自己主动扑上去的

&nbsp

这是江临心中最后的话语,可是江临已经没有力气把系统要求对这个妹子说的话说出口了。

江临的眼角留下了两行泪水——主要是被自己给气的,随即往后倒了下去。

不过为了及时止损,江临的手心划过白玖依白皙细腻的手背,死之前还不忘乘机揩了一把油

“不”

看着自己穿过他胸膛的手,白玖依眼眸颤动,脑海一遍空白

就在江临往后倒下去将要摔在地上的那一刻,白玖依一把将江临抱入怀中,跪在地上的女子的九条长尾的如同莲花一般地展开,更多的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江临的额头上。

白玖依紧紧握住江临的手,放入在自己的脸颊上,体内的灵力不停地往江临的体内输入,可是江临的生命还是如同漏水的水壶,不停地流逝。

“不要死”

就连白玖依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明明就是自己要杀他,可是为什么却不希望他死为什么

白玖依想不清楚,只能任由泪水不停地落下

濒临死亡的江临身体失去了所有知觉,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都感受不到,但是却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注入自己的身体要强行维持自己的生命。

不过这就像是做一边放水一边注水的数学题一般,就算是仙人境的九尾天狐,对于生机尽断的江临,也是没有任何的机会。

但是!

虽然江临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又突然想救自己,不过对方注入自己体内的灵力倒是给了江临最后的希望

原来是你啊真好

将最后的意念注入白玖依传来的灵力中,从江临体内消散灵力化为万千的光点消散在空中。

当灵力触及到白玖依的那一刻,江临的话语也是传入进她的心湖

“pg”

如同瓷器破碎一般。

江临的声音刚在白玖依的心湖中消失,江临身躯破碎,化为万千灵力从白玖依的怀中消散而开。

女子依旧跪坐在地上,九条长尾展开垂落,只是在她的怀中,那个男子再也不在。

他永远地消失了

“师父,我到底少了些什么?”

从前,有一只白狐,不过五百岁,她便半只脚迈入了的仙人境,可是在那百年,却始终无法再往前挪动一步。

一天,白狐闭关而出,向着在悬崖边上扣着脚丫的师父问道。

这是从白狐女子进入玉璞境的百年以来,第一次向师父问道。

“缺什么?”

齐肩短发的白狐师父挠了挠尾巴

小依啊,你这个小妮子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谁吧?

被称为小依的白狐白了自己的师父一眼

“喜欢谁?为什么喜欢那些人?那些人的心声我能听的一干二净,哪一个见了我不都是对我有非分之想的?师父你带我去参加万妖会,那几只老畜生见到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雄性这种东西,恶心的要死!”

白狐老师轻轻一叹,换了条尾巴继续挠

“那这也不是你一出去就把面纱带上的理由啊,你这样子可是会单身一辈子的。”

“那又如何?师父您喜欢的那个男子不也是受不了您了,跑去了妖族天下!”

“你个小妮子,怎么说话就那么不中听呢。”

白狐老师用尾巴将徒弟勾了过去,使劲地捏了捏她脸颊。

白狐一族无论男女,样貌都很出众,一举一动更是有一种天然的妩媚。

但是自己这个徒弟长的这么漂亮,自己还

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媚骨天成,天赋极高,不出意外,再过百年,她就要超越自己了。

可问题是,这个小妮子竟然有个“他心通”的本命神通。

这种神通只有白狐才能拥有,而且千年以来有一只白狐有他心通就不错了。

不过白狐师父根本就不认为拥有“他心通”对于一只白狐来说是一件好事,甚至还不如没有。

因为白狐是以“情”证道。

“情”字最难解,解的过程即是证道的过程,可是对于一个能够看穿他人心思的白狐来说,尤其是自己这唯一的一位不知多少年来容貌最为出众的徒弟。

太难有人能够不被她的外貌影响了。

当一个女子美到极致,那男子口中所谓的喜欢,基本都是贪图外貌了。

而这些,都能被小依看得一清二楚。

“师父!别捏了!”

小依拍到师父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脸。

撑着下巴,白狐师父微笑道

“e小依啊,师父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觉得,“情”字何解?师父说的是‘爱情’的‘情’哦。”

小依扭过了头“不知道!小依也不需要知道,如果真的要过那所谓的‘情’关,大不了弟子一脚踹开!”

“真的是这样吗?”

白狐师父似笑非笑,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的徒弟。

都是玉璞境的大修士了,还是像一个小姑娘一样呢。

“小依啊,要不然,为师跟你玩一个游戏吧?怎么样?”

“游戏?”

“嗯嗯”

白狐师父开心地点了点头,连尾巴都不挠了,还是想小时候那样,温柔地摸着自己徒弟的小脑袋。

“一个小小的游戏。”

顶点